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空运官网 > 空运价格 > 正文

疫情反复、油价连涨,公路物流运价就该“上蹿下跳”吗?

发布日期:2023/2/16 14:34:18 浏览:119

疫情反复、油价连涨,公路物流运价就该“上蹿下跳”吗?2023-02-04浏览:406评论:0公路货运价格

近期,受新冠肺炎疫情反复及油价上涨的影响,国内公路物流行业受到了极大冲击,货运价格也产生了较大影响。有货主反映,疫情之下一车难求,即便运费翻倍,也依然无人问津;还有司机吐槽,因疫情导致货源骤减,运价随之大幅下跌。一时间,货运价格陷入了起伏不定的怪圈。

01高风险催生畸形运价

“从3月开始,随着各地防疫措施不断收紧,货运价格也随之出现了较大波动,某些去往疫情严重区域的运价更是高到令人咋舌,比如从南京拉普货到上海的运价竟高达6万元。”货主刘先生介绍说,“从江苏盐城到上海约400公里,以前单程运费只有三四千元,现在6.8米货车运费涨到1万元,9.6米厢式货车涨到2万元,13米高栏货车涨到2.5万元,就算是这样,还是找不到车。”

“平时从山东济宁到上海的运价大概在7000元左右,最近已涨到2万元。除此之外,到吉林、广东、河北唐山等地、中风险地区的运价也有不同程度上涨。以唐山为例,目前该地区疫情管控较为严格,各区县物流运输都受到一定影响,除应急物资外,大部分车辆出行受限,加之油价一直居高不下,基础运费上涨约30%。”来自唐山的货主张先生表示。

运价不断上涨与运力短缺成为货主的“烦心事”。那么,对于运输从业者而言,他们真的就此获利了吗?

湖北十堰卡车司机王定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“近段时间运费的确有所上涨,但高运费的背后,是运输从业者要承担更高的风险,需要面对运输受阻、绕路、回程放空以及隔离等一系列不确定因素。而且所谓的高运费只是高风险带来的短期收益,主要是因为运力供需状态的暂时反转。未来,随着出车数量的不断增长,势必会引发供需关系的调整,运价肯定将从高处震荡回落,若出现恶性竞争,运价还会进一步下跌。”

“跑上海这条线已经20年了,但现在我真的不敢去,由于各地隔离政策不同,跑一趟活儿,可能会牵连妻子和孩子。”来自江苏徐州的卡车司机石杰表示,“前段时间,很多货主打来电话,让我去上海送货,并且运价由我来定,只要接单立马打钱。对此,我都一一回绝了。其实,我并不是怕辛苦,而是担心一旦被隔离,半个月甚至一个月都没有收入,而且还会连累家人,所以再高的运费也是得不偿失。

02非疫情区运价不断下探

与中、高风险地区情况截然不同,国内多数非疫情地区的运价不但没有上涨,反而有下探的趋势。

“大部分运费上涨的订单都是送往疫情区域的,而低风险地区的运价依然是跌跌不休。”河南洛阳卡车司机王育飞告诉记者,“新冠肺炎疫情多点暴发,延缓了各地复工复产和基建投资项目的启动,致使出货量及运输效率受到了较大影响。由于订单不断减少,就算货主故意压价,也有很多卡车司机抢着去拉。”

根据国务院物流保通保畅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监测汇总的数据,5月22日,全国高速公路货车流量632.79万辆,环比下降11.48%。究其原因,一方面,受经济放缓、外贸收缩、材料上涨等因素影响,运输行业货源少、成本高、挣钱难。另一方面,受本轮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一些城市按下“暂停键”、“慢行键”,物流运输线多处不通畅,限制货运车辆和司乘人员通行,部分卡车无活可干、无钱可赚,特别是那些需要按期偿还车辆贷款的货车司机,生活处境已变得异常艰难。

“货源减少、运输效率下降,就意味着卡车司机的收入会变得极不稳定。现在个体从业者基本都是贷款买车,且大部分每月需偿还6000元~2万元不等的车贷。疫情期间,货运量不断萎缩,很多车主面临着巨大的生存压力,所以就出现了争抢订单、竞相压价的现象,从而导致运价进一步下跌。”王育飞说道。

河北邢台卡车司机焦玉虎告诉记者,现在很多运输从业者选择避开中高风险地区,将运输范围固定在一些较为安全的区域。如此一来,车多货少的局面会进一步加剧,造成运价持续下滑。“现在河北邢台地区,每吨货物的运费较之前减少5元左右,加之近期油价不断上涨,卡车司机根本无钱可赚。”他说。

“今年油价上涨也没有带来运费的相应提升,一些非疫情区域的运价甚至略有下降,这让运输从业者不堪重负。”来自山东的卡车司机李师傅表示,公路货运行业长期以来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,因此运价不断走低是必然趋势。如今,随着油价上涨、运营成本增加,运输从业者更是难以为继。

公路货运价格

03建立合理的运价机制至关重要

一直以来,运价的涨跌是卡车司机最为关心的话题。近年来,随着货运市场环境的变化,包括大量货运“新军”的加入、网络平台的盛行以及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都或多或少地影响着运价的走势。那么,如何在疫情防控之下,确保运价机制合理化已成为业界关心的焦点问题。

在卡车兄弟俱乐部秘书长杨金国看来,虽然市场供需决定运价走势,但面对疫情防控常态化的现状,政府相关部门需通过行之有效的监管治理和宏观调控,进一步规范公路货运市场秩序,抑制运价震荡,保证公路货运价格维持在合理的区间。

“在目前的形势下,政府相关部门应做好道路货运的市场监测,及时引导、合理调控市场运力,实现供求的基本平衡,积极引导市场的运价预期,推动货主、物流企业、平台企业、货车司机之间形成合理的利益链条,切实维护道路货运行业健康稳定发展。”杨金国补充说。

“去年,为全力支持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,收费高速公路先后三次延长免费通行时间。政策出台的本意是激发物流从业者的积极性、促进物流业加速复苏,但免收通行费的两个多月时间里,部分货主却以免收通行费为由压低运价,令运输从业者举步维艰。可见,在货运市场的参与主体中,卡车司机群体并不具备议价的话语权,而且处于极其弱势的地位。这种情况下,我们更应该关注和保障司机群体的合法权益,建立合理的运价机制,不要让恶性竞争扰乱了行业的正常秩序。”物流行业专家孔震指出。

你可能会喜欢
    没有相关价格
最新空运价格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